父亲离开的三个月后,我决定开始拍摄一个有关中医的纪录片

“十年磨一剑,霜刃不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一定是金庸武侠的影响,名字里带着一个剑的我从小就做着游历江湖仗剑走天涯的梦。长大后,我真的找到一份又不要花钱又可以四处旅行的工作。我背起相机摄像机,在青藏高原追逐羚羊……暴走墨脱徒步茶马古道……自驾车环行喜马拉雅山脉……跟着热气球飞越南疆……乘着帆船追风南中国海……2006年甚至还和几个伙伴一起制造了一艘中国帆船“太平公主号”远行美洲……随着梦想我越走越远。

就在我加入沃尔沃帆船赛的爱尔兰中国绿“蛟龙号”,成为岸上船队准备开始随帆船赛环游世界的时候,家里却传来坏消息:父亲被确诊胃癌晚期,转移到肝脏,回天乏术。

生命中最值得期待旅行,最值得骄傲的沃尔沃环球帆船赛故事,就这样也成了我在世界各地挂念家人的故事。沃尔沃环球帆船赛共有十一个比赛站点,每一个站点的比赛结束,我总是第一时间搭上回家的飞机,从开普敦、科钦、新加坡、里约、波士顿……每次我回家,父亲都像注入能量一样精神振作很多,可是往往我离开不到三天,就总是得到消息说他又回到医院……

父亲急于治好自己的病,使劲地增加营养,再拼命地冲进肿瘤医院化疗,在半年时间化疗次数超过了七次!他像一个急于逃出地狱却把绳子缠绕在自己的脖子求救的人。

“中医,”我对爸爸说:“不要和病搏斗了,学会和它好好相处吧。”在我看来,化疗就像把一个树根长虫的树连根拔起,希望清理好之后再种回去,其实这样多半树也不保了。而中医告诉我们要学会和疾病相处:“疾病是生命的一部分,像我们自己养大的一个孩子,你不能因为他不听话了,就把他杀掉。”可是我们说服不了父亲,他急着要摆脱那个“坏孩子”。

我终于以航行船队媒体船员身份参加了爱尔兰到瑞典的航行!和世界上最伟大一群航海家们一起穿越汹涌的英吉利海峡,在北大西洋的冰冷的风浪里,绿蛟龙号的船长伊恩对我说:“你的父亲一定非常以你为荣。”是呀,细胳膊细腿的我居然意媒体船员的身份参加了世界上最顶级的环球“海上马拉松”,伊恩船长说具备参加这个赛事职格的专业水手全世界不会超过五千人。

就在我完成一生中的第一个沃尔沃赛程时,父亲也快要抵达自己的生命终点线。船一抵达瑞典哥德堡,我再次跳上了飞往家乡的航班,坚决地结束了我的沃尔沃环球之旅。

癌细胞已经侵入到父亲的脊椎,他又坚持进行了一次核素治疗。这次治疗之后,他就再不能进食了。

父亲离开的三个月后,我决定开始拍摄一个有关中医纪录片。

这个片子是拍给我的母亲看的,我一直记得小时候她到林场深山采草药的夜晚归来的模样。这个片子是拍给我哥哥看的,在他身上我看见太多父亲的影子:抽烟、喝酒,对身体的漠视……这片子也是拍给我的儿子看的,我希望他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有一天会知道中医太美。这个片子是为我的妻子拍的,为了父亲的病,她苦读中医寻找良方,也正因如此我看到中医的伟大神奇。

这个片子其实是拍给所有像我们一样的中国家庭看。我希望有一天大家遇到同样困境的时候,请不要惊慌,因为我们还有一种选择:用中国伟大先人留给我们的智慧,用大自然赋予我们的药物,勇敢地与疾病共存与痛苦共舞,我们可以一起有尊严地走完人生。

决定拍摄中医,按照佛家的说法,就是发了一个愿。佛家说一个诚心的愿的力量是无穷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