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着是月亮惹的祸?

在满月当天,受试者与深度睡眠有关的大脑活动下降了大约30%,同时褪黑素水平也有所下降。他们在这一天比平常多花了5分钟才进入完全的睡眠状态,睡眠总时间也缩短了20分钟。

瑞士巴塞尔大学的卡乔森博士没想到,酒吧谈资居然能变成《细胞》杂志子刊《当代生物学》上的一篇论文。
有别于东方赏月的传统,西方文化中对满月夜的恐惧由来已久。除了狼人变身的传说,英文单词moonstruck和lunatic都有“精神错乱”之意,其中的词根luna就来自拉丁文中的“月亮”。

尽管少数科学研究声称,满月的出现与人的攻击行为和旷工等现象之间可能有着某种微弱的联系,但总的来说,科学界对种种疑似占星的说法向来是一笑了之的。根据1985年的一篇论文,满月与精神病院门诊量,精神病人的病情波动,以及自杀率之间没有明显的相关性。2010年的一项类似研究也表明,月相变化与犯罪率缺乏显著联系。

10多年前卡乔森设计实验的时候,也并非针对睡眠的月节律。作为一名时间生物学家和睡眠专家,他最初的关注点只是人体的睡眠模式,以及它们和年龄、性别之间的联系。2000年至2003年间,33名志愿者每次都要在完全隔绝自然光的实验室里呆上几天,他们每夜的脑电波、褪黑素(一种调节睡眠与清醒的荷尔蒙)水平、入睡时间和深度睡眠时间则被忠实地记录下来,次日醒来之后则会给出睡眠质量的主观报告。

2006年,卡乔森把相关结论整理发表在了一本名为《国际时间生物学》的刊物上。直到几年之后的一个月圆之夜,他和同事小酌之际,谈论起了满月是否对睡眠有影响,才意识到之前搜集的数据已经足够解答这个问题。

分析结果让卡乔森大跌眼镜:在满月当天,受试者与深度睡眠有关的大脑活动下降了大约30%,同时褪黑素水平也有所下降。他们在这一天比平常多花了5分钟才进入完全的睡眠状态,睡眠总时间也缩短了20分钟。另外,根据志愿者们的体验,他们在满月这天也不如平时睡得香。对女性志愿者而言,这些波动和她们的生理周期毫不相关。

卡乔森感慨:“我等了四年多才决定发表这项研究,因为连我自己都不能相信这样的结论。我对此充满疑惑,我很希望有人能告诉我,这个实验结果确实是可重复的。”

卡乔森认为自己破解了人体生物钟的另外一面,然而更加令他感兴趣的是这背后的机理。尽管受试者完全看不见月亮,也无从意识到月相的变化,但他仍然倾向于认为是月光的原因。“在人体生物钟与自然刺激同步的过程中,光线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最终即使在没有光线的条件下,生物钟也能独立作用。”如同众所周知的事实:即使是在完全黑暗的环境中,人体也能够保持睡眠与清醒的24小时周期。

卡乔森也没忘记补充,睡眠的月节律并非像潮汐现象那样,被月球引力直接影响。月节律在水生动物中的存在理所当然,已经被研究的诸如珊瑚虫、海鬣蜥之类,对它们而言,知悉潮起潮落的时间至关重要。至于流传已久的月历,在农耕节气之外,对人体的作用则不得而知。卡乔森猜测,月朗星稀夜的浅睡,不排除是远古人类防御掠食者(如狼群)的一种机制。

(文/人民文摘 编/哇中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