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健康APP和穿戴设备重新定义医疗服务和发现社区

医疗服务一直以来都是企业创始人最关注的目标之一,他们希望在建立伟大企业的同时大幅提升人们的健康水平。然而,除了少数特例之外,大部分的创始人都难以建立能够提供高质量医疗服务的大规模软件定义企业。

显然我们现有的医疗系统已经不断接近规模的限制,这个过程可以说正在拖垮我们整个国家。美国的人均医疗支出是全世界最高的,根据CDC的数据,现在美国的医疗系统共有210,000位普通医生,但是他们对应的病人数量高达5.55亿。

这个一触即发的医疗危机迫使我们跳出原有的思维模式,所以在过去十年当中,我们已经看到医疗保健领域出现了一些非常具有突破性的发展。如果我们转向软件定义的医疗服务的话,仅仅在糖尿病和肥胖症这样的慢性疾病治疗方面就可以节省数千亿美元。我敢保证,如果我们使用软件定义的医疗服务的话,美国在糖尿病治理方面的支出就可以节省至少1,000亿美元。

开发软件

现在有两个最根本的转变让我们走向软件定义的医疗服务。首先是消费者开始使用移动健康应用和可穿戴设备,出现这种趋势的一部分原因是用户的好奇心,另外一部分原因是现在的医疗费用正在不断上涨。这是一项重大的观念转变,甚至连苹果也注意到了这点,并开始在这个领域发力。

长期以来,美国的医疗保健系统都将解决急性疾病放在最优先的地位,却轻视了保持长期健康的重要性。这种现状很大程度都是因为我们的保险系统是以按服务收费的模式为核心的。我们最终会摆脱这种在生病时进行昂贵治疗的模式,开始将人们的生活方式放在医疗服务的核心地位,例如关注我们吃的食物、我们的身体活动以及我们的社交生活。

第二个根本性的转变其实不仅体现在医疗服务领域,而是发生在整个经济体系当中。创业者们现在已经拥有全面的平台组合,以前如果想建立大型的企业就需要有大量的人才和资源,但是现在他们就算没有这些也能做到。这个概念就是我之前所写的“无规模经济”(economies of unscale)。无论是接收付款、处理物流、还是在云端储存数据,现在的公司都可以通过几次点击轻松完成,而这些工作在过去可能需要整个办公室的人员花几个星期才能完成。

这对于创始人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因为通过软件来获取用户是我们硅谷最擅长的技能之一。我们需要向人们提供准确的信息,并在恰当的时候引导他们选择更加健康、更加快乐的生活方式。这点听起来可能比较困难,不过Twitter向我们推送热门推文的时候就是在做这样的事情。

我们擅长在游戏和社交领域吸引用户,现在我们也将同样的专业能力带到医疗领域,而且相信以后还会出现更多这样的公司。苹果和三星等公司都在利用移动手机和带有传感器的消费设备来进行人体测量,为用户提供实时的身体健康信息,让他们可以在合适的时候采取必要的行动。

发现社区

软件定义的医疗服务会首先帮助那些对自己身体负责的医疗消费者,因为他们能够理解自己的健康需求,并希望采取一些措施来保持自己的健康。

美国现在有2,600万糖尿病患者,另外还有8,000万人处于前期糖尿病。糖尿病患者每年在医疗发面的支出接近2,500亿美元。为了更好地控制病情,糖尿病患者需要仔细监测自己的营养摄入、锻炼规律和血糖水平。

创业公司可以根据患者以往的疾病数据,在应用上为每位病人定制不同的治疗方案,同时根据病人的最新病情调整这些治疗方案,确保病人能够一直得到最优的治疗。如果这种反馈还不够高效的话,用户还可以使用同样的设备直接联系到护士或者医生。

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些专注于这些领域的公司,它们希望帮助糖尿病患者享受更健康的生活,其中包括Lose it!、Blue Apron、NatureBox和HelloFress(利益相关:General Catalyst投资了Lose it!和NatureBox)。

不过有人也对这些创业公司表示担忧,认为它们是在拿病人的性命做实验,因为它们所使用的工具,比如说机器学习,都不是在医疗领域证实有效的。对于糖尿病患者来说,一个是基于大众普遍病情的不严谨治疗体系,另一个是带有恰当保护措施的定制化治疗体系,哪个更好呢?今年由于糖尿病酮酸中毒而入院的患者将会达到140,000人,这是一种通常由胰岛素注射不足引起的严重糖尿病并发症。如果我们可以通过个性化的治疗方案大幅降低发病的人数,那么我们在道德上就有义务去这样做。

我们现在有真正的机会可以提升人们的整体健康水平,同时也能为我们的社会节省大量的支出。时至今日,由几个企业家设计的软件定义医疗方案可能会比整个医院系统更加高效,能够让更多人保持身体健康。这的确是是医疗服务的引爆点,它将会改变人们对医疗服务的认知、执行和资金投入,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有利的。

(译/consideRay TECHCRUNCH 编/WA众医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