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医生及其简单医案(一)

中医治疗绝症,是不是偶然现象不可重复的?是不是真正有效经得起科学验证的?是不是都是糊里糊涂乱枪打中无理可循的?对此我也一样存有很多问题,所以在纪录的中医的日子里,我期待能用摄像机记录下更多的医案病例,用画面故事说话。

可是这真的很难,一是能有这样上乘功夫敢于用纯粹中医思想和药物治疗大病、绝症、急性病的高手很少。二是很多民间有绝活的中医没有国家要求的行医资格证书,生怕在媒体上露面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再者自古高人隐之又隐,防贼防盗防记者难以接近(在不少中医高人眼里记者的地位和西医差不多嘿嘿)……而从病人角度来看,现在人心唯危隐私多多,生病又不是什么美事好事值得公布。此外一个大病的治疗过程多半时间漫长,我生活之南蛮之地拜访一次路途遥遥,单枪匹马孤军奋战的我也只能仰天长叹啊,纪录医案没办法基本上很难!

记得还在几年前,杨永晓兄在给我单独上完中医医生类别课后感叹一句:你要是能完整记录下一个中医治疗大病的病例就功德无量啦!我这人一向爱面子,喜欢做点让别人鼓掌的事呵呵,更想积点功德挣工分,所以我尝试把自家的摄像机分别搁在两位志愿者手上,之后指导他们拍摄技术去纪录身边一位医生的治病过程,可是将近一年过去了在医案纪录上几乎是零,这条路行不通,还得靠自己啊。

终于有一天,一个防贼防盗没有防住记者的华医生出现了,那天在福州郊区油麻菜的寒舍三杯酒下肚,听我对中医种种质疑之后华医生豪情顿生,老先生拍着我的肩膀说:兄弟,我要带你去江南、中原、东北游历一番,见见我的病人遂了你的心愿,看看老夫中医手段如何!

采访华医生,采访他的病人,写这些文字发表出来时,我还是很纠结的,因为这样的病案必定会导致大量的求医信息,而应华医生要求,我绝不可以提供。
华医生只是民间普通中医,也有很多治不了的病解决不了的问题。我把他一些成功的病案拿出来分享,至少证明中医在治疗某些疑难杂症上,确实也有相当成功的案例。希望对那些身患绝症的朋友,有更多一些信心,希望那些成长中的中医,能够分享到更多的思路。

华医生来路不明,自称华佗后人,工作单位天医院,院长吕洞宾。他老老实实承认不仅没上过大学甚至连《黄帝内经》都没完整读过一遍,但是又大言不惭宣称自己才是真正的中医学院派。小时候他混迹在市井,抓蟋蟀斗蟋蟀韦小宝一个。十六岁有异梦,得遇一位白衣道士指点,后来生活中真的出现了各种出家人,指点他站桩练功读经修功德。二十几岁时华医生忽然发心,用几年时间倾家荡产在浙江盖了一座大庙。三十岁后华医生专心医道,采药制药拜师访友云游治病。38岁后隐世,直到四十八岁华医生才在道家师傅的首肯下再度出山……华医生说他的文字基础都来自读经,而中医知识大都来自古籍抄本,他对传统文学如数家珍对古典诗词琅琅上口。有道家的传承及修行基础,有佛家无我的慈悲心怀,有勇闯江湖的战斗精神,华医生说那才是真正中医学院派。

华医生看病不脉诊不做记录只有偶尔看看病人舌像,大多时候他三杯茶下肚后就开始和病人海阔天空,当然最后都会再加上一句:“这病很好治,回家几贴药就会有效果。”更狠的是他常常接个电话就给人开药方,看得我是目瞪口呆,简直比张@@还过份。

华医生从来不纠结病人生了什么病,他讲的都是五脏的调养。他说治病就像打战,医生要无畏无惧,才能得胜利,所以好医生一定性格分明甚至有点偏执但绝不优柔寡断。医生呢其实更像谈判专家,是把身体和疾病召集在一起开会的那个人。每当遇见奇怪的病例或是大病,华医生就会相当亢奋,“我就是看不了病人在我眼前那么痛苦的样子,恨不得他马上就好”。他自称自己是守门员,阎王爷想要进球夺命得过他这最后一关,他就曾经把一个被人穿上寿服放弃救生濒死的病人拉回来多活了四年。
治疗大病,华医生认为首先要防守。就像敌人兵临城下了,千万不要仓促出战,首先该做的事是把城墙高筑加固,然后养精蓄锐再在外援的帮助下打败敌人。如果实在病情吃紧,第一要务就是留得青山,人参吊命留住一口气,拖延时间,再去寻找战机。所以野山参、西洋参在华医生的药方里常常出现。华医生在治病上喜欢独辟蹊径,他说一个人如果治病到了晚期,多半是被各种医生用常规思路都是治疗过了,重蹈覆辙只有再次失败浪费时间,抽丝拨茧理清思路才是关键。

用药上华医生非常讲究,我见过他定购三七,一般市面上三七的价格七百块一公斤,他买的是一千三一公斤,够狠。但是“人无贵贱药无贵贱”,在他看来蒲公英和野山参一样都是宝贝。

华医生常出语惊人,说他们家的狗下辈子一定会变人也就罢了,还说计划要活到138岁,今生要造一千座道观、寺院……说的不如练的,治病才是硬道理,会抓老鼠的猫才是好猫。既然华医生邀请,我当然要看个究竟,于是我和他一起开始云游江南,走到他的病人面前,看着他们的眼睛,回访和跟踪他的医案。

因为不是专业人士,所以我的记录难免外行,甚至病名都没搞清呵呵,遗珠之恨还请谅解,但是我想总比不拿出来和大家分享好是吧?尤其我觉得华医生对病情的分析特别宝贝,所以基本原话摘抄。
医案一:颈部淋巴囊肿
某女士,近四十多岁,脖子出现好几个囊肿,最大的有鸡蛋大,苏州某医院建议马上手术切除。后遇见华医生,汤药吃了一个礼拜,消了非常多,一个半月后,完全消失。
华医生:“当时我一看她的脸色,气血脾胃比较虚,他的这个瘤应该属于中医痰饮的位置,而且伴有内热,给她清热去湿化痰,就这么一个理念,药上去就好了。现在这一类的病很多很多。这类病绝对不要动手术,一般十五天之内就能下去一半。”

医案二:眼睛失明
某老妇,六十多岁,一只眼睛被芦苇刺瞎之后另一只也慢慢失明,走在马路上连房子都形状都看不出来了。为了治眼疾,老太太跑了19次上海大医院治疗无效,最后完全失明。后遇华医生,服下两贴之后老太太就开始看见东西了,现在她指着马路上的宣传栏说我不认得上面的字,但是那些数字我全看见了。
华医生:“别人都在修灯芯,唯我独自添灯油。”

病例三:癫痫病
一位很严重的癫痫病孩子,二十岁不到,一脑门的伤痕。早年大量的西药影响了孩子的智力,语言能力很差,病史是由孩子的妈妈陈述:“这孩子得了很严重的癫痫,一天发作五、六次,在地上打滚,常常头破血流,后来吃了很多西药,人的智力受影响。去年最严重的一次摔倒后人都昏死过去,流了一地的血。正好去年五月二日华医生经过本地,给他吃了一颗药丸,还为他念了一遍经,过几天医生配了膏方寄到,吃了好了许多,再没有摔过大跤。冬天的时候华医生又来看望他,从冬天以后到现在就再没有摔过跤了。”

“现在这孩子每天能到附近的学校操场上散步,还在双杆上弄弄,天气好了还会给自己晒被子。 感谢华医生,第一个疗程的药都是送给我们免费吃的。”
华医生:“西医认为癫痫病是大脑放电。但是我是怎么想呢?这个病一定和肝有关,为什么?肝是主情志的,肝又主经脉,肝开窍于眼,所以你们看他现在的眼睛越来越亮了。对他的病我重点在于补肝肾,然后强筋骨,然后大补气血,之后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给他化痰,因为痰凝结了才会蒙住心窍。一个人肝气是在走的,无形的东西,只有郁结了人才会生气,肝又是藏血养血的地方,你帮他疏肝理气,再帮他把血养起来,等到肾精足了以后,他的癫痫问题就基本解决。所以说病一定都是有据可查的,只要你辨症施治。”

病例四:直肠癌术后
某女士,五十岁左右,直肠癌,手术,化疗,西医治疗四个月后白细胞还是一直上不来,后改中医。“05年开始到上海最有名的@@草药房,吃了五年的中药,每个月为此跑一次上海,但是依旧感觉没力,疲乏,精气神提不上来。后来吃了十五贴华医生的药,面色完全改过来,身体的所有不适都消失了,浑身是劲。”现在坚持吃华医生的膏方,按照华医生的养生指导生活。现在要是说自己身体不好绝对没有人相信。
华医生:庸医只知道治病,不知道治得越多,身体偏差越大,我是看出病人的弊病,帮他们调整,回到原来的平衡点,就好了。正所谓,画画的到处都有,艺术家很难得。画的越多,反而越繁琐,画蛇添足,越治离健康越远。当今社会是“当爱已成往事,当治病变成了卖药”,可叹。

病例五:脂溢性皮肤炎
台湾男性,四十岁上下,户外工作者,脂溢性皮肤炎。青年时候就有,严重的时候皮肤“层层堆积”,红、痒,不能晒太阳,晒过之后皮肤是“非常厚的,堆积起来”,眼睛也会肿起来,每天早晚都在涂药膏。“家里任何皮肤病的药膏都有,而且都是十条二十条的买。西医说脂溢性皮肤炎肯定是治不好的,是基因改变或是什么,只能控制。” 那时候常常难过得不想活了,甚至怨恨父母为什么要生了自己,把自己变成这样。
“在台湾上海都看过太多专家门诊了,没有用。后来吃了近一年华医生的药,现在再没没有发作了。第一次吃华医生的药的时候,脸上的皮肤一下发出来,像猪头一样。然后再开始慢慢慢慢褪下来。”中间有几次反复,但是一直坚持吃华医生的药,终于彻底消除。
华医生:第一次出现反弹之后,我就想了个办法,把祝由符咒画在药膏里,那次非常明显,一下子皮肤的问题大大好转。后来病人再来时我在他脸上写了七个字,这个之后就明显往下褪,这是最典型的一次天医院和地上草药相结合治疗的病例。很多医生看这些病喜欢用蜈蚣蝎子什么的,这会毒上加毒,我从来不用。还有一个关键点是这类病有毒有热有湿有淤,如果同时想要让这些问题从一个洞口撤退,一定不可以一拥而上反而全堵在洞口一个也走不了。作为医生,你必须让他们排队离开,让湿先走,湿一走热就跟着走,热一走毒就跟着走,毒一走淤就走……中医特别需要细腻。
医案六:儿童抽动症
十二岁的一个壮壮实实的孩子坐在我面前,一脸安静。他的妈妈开始介绍他的病史:“儿子三年前发病时鼻子、眼睛、耳朵、嘴巴都在不停抽动,后来手和脚也控制不了,有一次发作孩子感觉心脏都快爆炸,太痛苦了……网上说抽动症很可怕的,到了十八九岁就会变成一个废人,没法上学,吓死人了。那时候你让孩子背一首唐诗,半小时背不下来,孩子哭着说妈妈不要让我背了。”后来就到了上海◎◎医院,他们给孩子吃神经病院用的好像叫维思通的药,孩子变的胖起来胖得很吓人,每天睡觉,记忆力越来越不行,脾气还很暴躁。我们也到杭州看过中医,吃中成药,还给孩子通经络,效果都不明显。后来在宁波遇见华医生,开始吃他的药,半年以后见效。到现在和正常的孩子一模样,记忆力也完全恢复,变成一个安静的孩子,理解力也很强。
华医生:这就是中医伟大的地方!这个病我从来没看过,第一次见到也是一片空白。但是老祖宗传承给我们的是什么?辨症施治,你有这个症,我就给你下这个药。肝主情志的,肝风内动了才会抽动,为什么眼睛乱眨,肝开窍于眼,这个和癫痫的医案又两样,这个孩子先要帮他养肝血和肾,养上来了自然问题就解决了。 西医的治疗方法知识暂时缓解,事实上又在伤他肝伤他肾,以后抽的更厉害了。好像孩子不听话,你打他一顿,关在家里是不能解决根本问题的,要么就把他关傻掉。
治这个抽动症病我极大的突破是在哪里?小孩子你每天给他敖中药他很难吃到今天,而且会把脾胃吃伤了,我就用麦芽糖和浓药汁慢慢熬成膏方,糖本身对脾胃就非常好,小孩吃糖又吃得下,所以我用慢的办法对付慢性病,咱老汉用的是轻盈的玉女剑法,这个案子所以非常成功。

医案七:牛皮癣

牛皮癣病人,五十多岁,一天到晚在外吃喝玩了的生意人。看了无数的医生,就连路边电线杆的广告都不愿放弃机会,因为太痛苦了。吃了华医生的药将近两个疗程二十天左右,现在脸上癣的已经完全褪掉,身上肘部的也都收口变干,少有皮屑了。
华医生:牛皮癣病人首先不能吃牛肉,其二不能吃蛇肉,其三最好不吃活物。治疗时忌用蜈蚣虫类小毒药。还有就是和上面的皮肤病医案五类似的关键点:这类病有毒有热有湿有淤,如果同时想要让这些问题从一个洞口撤退,一定不可以一拥而上,全堵在洞口一个也走不了。作为医生,你必须让他们排队离开,让湿先走,湿一走热就跟着走,热一走毒就跟着走,毒一走淤就走……

亲眼见证了这些病人,看他们眼中闪耀着对华医生由衷的感激之光,再聆听华医生现场说病,实在让我震撼了一把,这次的医案寻访对我记录中医是一支强心剂,让我再次领略中医之美,拜服在中华民族先人的伟大智慧之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