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医生及其简单医案(二)

在长春遇见信先生,一个穿着蓝色条纹T恤的沉稳而又健谈的中年男子。信先生前年遭遇的一场大病,让他对中医对生活的态度都有很大的改观。

“一个男人至少需要有三次经历才可以成为真正男子汉。”信先生的开场非常轻松,在大家笑着在心里数了数自己的答案后,信先生继续话题:“一次刻骨铭心的失恋,一次艰苦的旅行,还有就是一场大病……”

“我得病是在2008年,当时是怎么一回事?我每周发一次烧,都在半夜,发完之后浑身臭汗。发烧一次比一次严重,但是高烧之后又啥事没有,可以正常上班。直到有一天高烧之后浑身酸疼,没法上班。”我认识很多象信先生这样的干部,生命不息战斗不止,一辈子不休假,工作永远脱不开……

信先生终于有时间住进长春“最好”的医院。CT各项指标出来,医生说是得了急性肺炎,赶紧治疗。住院没两天,情况好转,医生很高兴说治疗很有效。可信先生知道不是这样,他告诉医生以往发烧也是一两天就好,这次实在浑身酸疼不行才住院,根据他的经验一周之后还会高烧起来。医生说那只有下周再烧起来的时候抽取痰液血液培养细菌。

第二周信先生真的又发烧起来,更厉害,还拉起肚子。可是医院的抽检培养没有结果,医生决定给他打三种消炎针,每三天换一种试试。另一位专家级别的医生也加入检查,判定信先生得的是——间质性肺炎!

“他拿肺部CT给我看,灰扑扑的呈毛玻璃状。医生说如果是肺炎,里面会是条索状……”信先生到网上一查,间质性肺炎死亡率是百分之六十,而且类型特别多,被吓住了。间质性肺炎的趋势就是肺部会纤维化,最后呼吸衰竭,“非常难治!”

信先生赶紧换了一家医院,找了一位据说治疗肺病在全国前十五位的更有名气的专家。结论依旧是间质性肺炎,专家还建议上激素,用激素冲一下,增强抵抗力。“在上激素的前一天晚上,我挂了八大瓶药液,做上激素前的准备。八大瓶药液进入身体后,身体处于一种完全失调的状态,不知到自己是疼还是不疼饿还是不饿恶心还是不恶心……”第二天清晨六点,信先生咬着牙在走廊里来回走想出点汗也许会好转,无数个来回之后,信先生决定出院。

他找了当地的一位中医,开了几帖中药闭门谢客在家书画度日。吃中药?朋友们认为他是在放弃生命,于是又把他的CT等检查资料送到北京大医院请大专家过目,诊断结果还是间质性肺炎,治疗建议还是上激素。病理资料又被送到了上海,不过这回医生排除了间质性肺炎。有了新的希望,肺的透氧率只剩下百分之五十七的信先生在09年1月赶紧抱着氧气袋飞往上海。

在一个大医院做了动脉抽血等大量检查之后,信先生的间质性肺炎排除了,但是得到的结果是“病因不详”。住院呼吸科,开始各种药物尝试性治疗。“间质性肺炎是无菌性的疾病,可是他们给我大把的消炎药?这不是逻辑上都讲不通吗?”一向有主张的信先生决定再次放弃西医治疗,在上海找中医。可是在网络上一查,上海最著名的那些中医挂号都要排在两个月后。

这时候信先生已经常常想到死亡了,想象着自己离开人世后妻儿孤单的画面……就在茫然不知所终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信先生遇见了华医生。

“华医生年纪应该和我差不多,但是看上去很年轻。在他给我泡普洱茶的时候,无意间听说我也读过《金刚经》,一下打开了话题。”说到初遇华医生,我能看见信先生眼睛都亮了起来。“华医生的思路和别人不一样,他经常用毛主席语录来解释《金刚经》。比如说无我象,他说着就是毛主席说的做好事不留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呵呵。对我有很大的启发。”

这一聊就是两个小时,约见的时间眼看到了,信先生小心问华医生,中医都讲望闻问切,您是不是要给看一下?“不用,我看你的病就像看眼前的沙发一样清楚了。”

“那我到底得了什么病?”

“我说不出来你得了什么病。我看病从来不取名字,比如说你感冒,你着凉了,头一天喝一大碗姜汤,把寒气逼出去,你的感冒就好了。如果你没有把寒气逼出去,第二天把内热勾起来了,你就得吃清热解毒的药,不能再喝姜汤。就连感冒都有好几个阶段,需要不同的药物来治疗,那么每个人的身体状况不一样,每个人病的状态不一样,如果把这病取成名字,按这个名字去抓药,那是很不科学的嘛!”华医生说他看到的病是一种状态,针对这种状态下药,调整过来身体就好了。

“关于我的状态,华医生说你的肺一点毛病没有!你的心脏有些不好,是个大问题。”信先生有点惊奇了,因为他的心脏从小就不好。“你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元气大伤,需要补元气。”

和华医生见过之后,信先生的心“就像被洗过一样”轻松,他揣着华医生的几包药回到家中,每天除了吃药以外,还按照华医生的医嘱吃西洋参/红枣/莲子隔水蒸的汤滋补元气。后来再也没有发烧,身体状态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信先生又在海南调养期间吃了华医生的十五贴药,之后身体完全康复,2009年4月份恢复工作。

“回到长春后又做了很多次检查,各项指标警报全部解除。原来给我看病的专家觉得不可思议,他专门把我的医疗报告翻拍了一下,再拿检查报告和西医的书对照着讲解给我爱人听,他的诊断和治疗都是按照书本上的要求,没错的。”

我也翻拍了信先生带来的各种西医院诊疗报告,然后决定专程再拜访一下华医生,听听他对这个病例的治疗思路。

“那个西医叫什么性的肺炎,我听都没听过。不过病人在大医院治疗很久了,没有起色。至少说明他们治疗用思路有问题。就像打战,派一个排上去不行派一个连,最后一个师都上去了还没动静,这即便不是误诊,也是方向性错误。而大量用药必然导致肝肾严重受损。”

“很多医生看病总是着象,追着病走,盯着一个点做文章。其实医生更应该做的是调解人,调节身体/疾病/药物的平衡关系,而不是一味地靠药物去打压疾病。好比人家夫妻吵架,你是去劝架的。如果女方叫我去,我把她老公打一顿,男方叫我去,我把他老婆骂一顿,明天人家两口子和好了你怎么办?”华医生说中医要做的是辩症,不是辩病!千万不要被病的表象伪装给蒙骗了。现在的医学喜欢把简单的东西复杂化,而好医生要做的其实应该是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善治者先辩其阴阳”,地球也只有白天黑夜,人类就是男和女。

但是事物又是变化的,好比你是由寒得病,那为什么你着凉以后没多久喉咙会疼眼睛发红?再过一阵子甚至可能高烧?因为你的病已经转化成热病。这时候你用清热解毒的药,第一次的大便一定是恶臭的。病在人体内一直在变化的,过了这一拨病人可能又开始发冷,再转成寒病,治病就像打仗,轻重缓急都要把握好。

“身体他自己会看病,你把身体摆平了,它自己会慢慢复原。庸医喜欢猛药,可是一打一弄,那边山头没打下来,这边城墙还被你轰坏,你再去修复,最后雪上加霜。我给信先生的治疗思路很简单,先清热解毒,然后滋阴补肝肾,一吃就好!”
华医生常建议病人的一种调理小偏方抄出来和大家分享:
进口西洋参(加拿大多伦多为佳)三克,红枣五枚,莲子十五粒,隔水蒸服。
枣是天精,莲子是地精,参是人精,天地人合一,补气血调脾胃安心神。
适合人群:阴虚火旺,失眠,高血压,心脏病,头晕目眩,盗汗,体质虚弱……
制法:药碗搁少量水后隔水蒸(像是蒸饭),每次蒸煮时间一两小时,每日早晚服用两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