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密码(4)破咒

大约是公元前77年,汉皇家族中楚王刘德添了一个儿子,取名叫刘更生。刘更生非常聪敏好学,二十岁就被任命为谏大夫。谏大夫是一种负责议论的官职,凡是国内一些个大政小情,觉得有必要就可以向皇帝发表评论。做这样的官才学一定要好。不久,当时的皇帝汉宣帝仿照汉武帝的做法,想选拔一些名儒俊才留在左右,刘更生因为才华出众而被找去面试。起先都还在正常的节奏上,刘更生献上的一些个自己写的赋颂有几十篇,很招皇帝喜欢。但兴头上的皇帝话语一转,居然问起了神仙方术的事情。我们前面说过神仙方术,特别是方术大体上就是医术。刘更生马上就想到了自个打小就在家里看熟的一本书《枕中鸿宝苑秘书》。

这本书原来是属于淮南王刘安的,刘安是汉文帝时册封为淮南王的,史书说他好读书鼓琴,不喜弋猎狗马驰骋,潜心治国安邦,著书立说。为此聚集了一大批文人墨客奇人异士,刘安和他的门客写出的最著名的书籍就是《淮南子》(又名《淮南鸿烈》)。此外还有《淮南王赋》、《淮南杂星子》、《淮南万毕术》等等,内容包罗万象。其实刘安和他的门客是汉代重要的文化群体,他的行为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秦始皇时期的吕不韦。而且他的核心政治思想是以道家为核心的,这与后来汉武帝独尊儒术旨趣大异。终于在武帝时期被告发谋反下狱处死。书中暗表,有关刘安和他门人与《黄帝内经》还有着很深的历史交集,我们以后还会说到。在刘安的手中自然也就汇集了许多“世人莫见”的秘密传授的书籍。《枕中鸿宝苑秘书》就是其中一本。

因为汉武帝时,审理淮南王案的就是刘更生的父亲刘武,因此,他能够得到这本书。这本书我们今天也看不到了,但是据说里面讲了“邹衍重道延命方”,那么和长生术大有关系,但汉宣帝更关心的似乎是其中记载的另一个奇术,即“神仙使鬼物为金之术”。就是“炼金术”。炼金术不是为了发财的,而是与长生大有关系的一种神奇法术。汉宣帝来了兴趣,刘更生更是主动把书献给了他。之后具有实证精神的汉宣帝立即组织人马按照书中所说的法术炼金。可结果是“费甚多,方不验。”于是一怒之下的汉宣帝把刘更生下到了牢里,罪名是“铸伪黄金,系当死”。刘更生的哥哥阳城侯刘安民上书皇上,请求交纳封地的一半户籍,来赎刘更生的罪过,汉宣帝考虑到刘更生的确有才学,这才饶恕了他。

才华横溢,而又好探求各种典籍的刘更生后来再次被启用,终于一生与各类秘密收藏的书籍打交道,并改名叫刘向。一生精研天命谶纬的刘向是否也曾在某个夜晚突然醒悟,把自己第一次出道便丢了官职甚至险些丧命的遭遇,与他向皇帝泄露了禁书内容联系在一起,我们不得而知。但那些看似偶然际遇却总是象有着冥冥中力量左右一般的事实,却是汉代时期人们普遍具有的想法。

书接上回,面对禁方书的上一旦泄露必遭天厌的诅盟,而又想一览禁方书的真容的汉文帝又该怎么做呢?
我们从《黄帝内经》中却能够发现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这个方案包括有四个步骤:

第一,拜师。既然禁方书是要秘密师承举行仪式才能继承的,那么拜师就是获得它的唯一路径。书中黄帝就拜了岐伯为师。除了黄帝称岐伯为天师外,在《内经》中黄帝与岐伯之间多次谈论都涉及到禁方书的仪式,比如《素问.三部九候论》中,黄帝对岐伯说:“余愿闻要道,以属子孙,传之后世,著之骨髓,藏之肝肺,歃血而受,不敢妄泄。”这是很明确的师徒大礼了。黄帝当然是与岐伯歃血而盟过的,如同他把禁方书传给雷公时所做的一样。拜了师,黄帝自然而然也就接受了岐伯所拥有的一切禁方书,如同长桑君将禁方书尽与扁鹊,公乘阳庆将禁方书尽与仓公一样,因为禁咒中,得其人不传也是要受到天厌的。
但是拜了师这些书仍然还是受到禁咒限制,黄帝自身只不过也进入到了这个秘密传授的体系而已,除非他找到一个可以尽得其传的弟子不可。那么与黄帝的企图心仍然有着距离。于是他想到了第二个方法。

第二,移权。禁方书的禁咒是借助天道的力量来束缚方术的传授,但同时也是上天将权力交给接受方术的人,让他代替自己选择传承者。然而如果这人一生找不到传人或因着突然的事故不能找传人的时候,承担的传方使命又该怎么完成呢?那唯有设法通过仪式再将权力交回给上天,假天之力来完成传承。这一桥段,我们其实并不陌生,在武侠小说中经常看到。段誉误坠悬崖,却闯入无量洞,获得了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记载这两本功法的书籍也是“禁书”了。那么段誉就是因着机缘巧合得以继承的,那便是天选的了。

在《黄帝内经》中常提到要把师承的秘密内容“著之玉版”,然后藏之“金匮”或“金柜”并收入“灵兰之室”、“金兰之室”。
为什么要“著玉版”?

这里玉版是一种书写材料,与之相对的是竹帛。

在古代玉是人神(天)沟通的媒介。《说文》有“灵巫,以玉事神。”我们可以这么说,玉版是人与神之间竖向沟通的工具,而竹帛则是人与人之间横向传播的工具。可见,对于向上天发过誓,不能妄泄的医学知识,被刻在能够与天沟通的玉版上,则仿佛再次向天表示“不妄泄”的实践。这其中也暗含了,在得其人之前,这些知识只能被天所阅读的意思。金匮同样是有神秘色彩的收纳玉版的柜子,我们也可以理解是递交给上天的信箱。东汉末年酷好谶纬之说的王莽,就曾经多次收到上天转交来的金匮,里面有让他做皇帝的天命。后世医圣之称的张仲景有一本书就以金匮为名,叫做《金匮要略》以暗示它的神秘传承身世。
所谓“灵兰之室”或“金兰之室”则是用来收藏这些书籍的藏书室。汉代宫廷专设有秘府,在汉代一开始规划长安宫殿时候,就由著名的宰相萧何亲自主持设计,在未央宫中建立起了藏书的秘府两处,一处叫“天禄阁”,一处叫“石渠阁”。从这以后历代国君包括汉文帝在内,都专门成立机构各处搜访流散民间的书籍藏入这里。司马迁借助这里的文献写出了《史记》,到了汉成帝开始任命刘向组织团队大规模整理其中的藏书。其中太医监李柱国负责校方技,《黄帝内经》就是在这次整理后出现的。

说回来,黄帝把师承来的禁方书完整记录后,写在玉版上,再放入金匮,藏进自己的图书馆。这一举动等于是将权力从自己身上回教给上天,那么再进入这里并“碰巧”看到这些书籍的人,就是上天选择的了,而与自己无关。这样,黄帝就巧妙的绕开了禁咒的束缚。但是看到这些书的人,仍然不能原封不动的把书中的内容透露出去,他只能学,这仍不能说万全破除了禁咒。于是出现了第三步。

三、问难。黄帝选择禁方书中的疑难问题,逐一向岐伯讨教,如果岐伯未曾说这些解释是受到禁咒束缚的,那么这些谈话记录就变成了可以公开的内容。如果再把这些内容向其他学者咨询,而这些学者根据自己的见解加以解释和说明,则这些问难的内容就更加没有可以保密的理由。《黄帝内经》中黄帝正是这样做的。一般我们说岐黄问难,其实《内经》中如前所说,黄帝还分别与其他如少俞、少师、伯高等多人相互问难,这些人的共性是普遍没有提到自己的知识得自秘密的传授,而且他们也只是就黄帝的问题展开讨论。除了当时人们写书的习惯,这种问难的方式,也正是黄帝在保证不泄露天机的情况下,转换禁方书内容主旨,装填入新的知识的方式。

有了前三步,黄帝于是可以完成第四步了。

四、重出。黄帝从传承禁方书,到完全理解掌握其要义之后,再借助一批由“天选”的同样学习过这些内容的继承人,共同讨论,加上新的理解和其他知识体系,并重新构思一本新的书籍,那么这本新的书籍就可以说是与之前的禁方书完全不同的两本书。原来的禁方书安静地躺在玉版,收纳在金匮,深藏在秘府里,可新的书,却换上完全不同的名字,以更为完备和丰满的形象公开亮相。

于是那一刻秘密传承的禁咒被跨越而过,私学转而变成官学,秘密之学转而成为公开之学,方士之学成为天下人之学。黄帝的理想实现了,一本“而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可以长久,以教众庶,亦不疑殆,医道论篇,可传后世,可以为宝”(《素问.著至教论》)的千古奇书脱颖而出。最重要的是,黄帝说这本书可以教众庶,什么是众庶,就是普罗大众,天下的百姓!

建始元年(前32年)汉成帝即位,刘向以故九卿召拜为中郎,使领护三辅都水。数奏封事,迁光禄大夫,开始了他的校雠秘府藏书的工作,直到死去。此前他始终不顺利,多次被罢免官职下狱,几次几乎被处死。在他死后,他的儿子刘歆完成了他事业,使《黄帝内经》等一批方技书籍集体出现在历史中。

而淳于意告诉汉文帝的那些禁方书,却始终只见其名,不见真容。晋代皇普谧评点这段医学史的时候说到“医和显术于秦晋,仓公发秘于汉皇”,仓公的历史贡献正在于“发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