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中医的次第

我们学中医也好,学道家的也好,我觉得,有一个初始阶段和一个比较高的阶段。初始阶段是意识层面上的认和识,形成知,也就是认识和认知,形成知识。中间的阶段是“修习”,通过修身和修身训练,先恢复“自觉”,唤醒灵感。最后高级的阶段,就是感悟,去捕捉,感受。接受自然和师长心授的玄妙。如果没有自知之明,无自觉之感,那就很难有慧心之悟。

先说认识:我们现在汉语特别讨厌。白话文一发展,就把古代很精辟的那个言简意赅一个字一个意思,就搞得混沌而且复杂。甚至,我们会把一些反义词当成同义词。你比如,我们现在说“褒贬”。褒贬什么意思?我褒贬是反义词。褒是说他好;贬是说他不好。但是,我们现在说褒贬是什么?褒贬是买主。什么意思?就是这个东西不好的人才是真正的买家。他就把褒那个词,那个意思给抹掉了,就剩个贬。包括我们现在说舍得。你这么不舍得。那是舍的意思。所以,汉字本身就在退化。

“认”和“识”有什么区别? 比如“认人”和“识人”有区别吧?认人是指肉眼感官层次上对人的分辨、指认。问题出在哪儿?如果这人整了容,你就觉得认不出来了。但是,常言道:剥了皮我也认得你的骨头,烧成灰我也认得你。这叫什么?这叫识。“识”是什么意思?抽象的。你看跟“识”相关的东西都是抽象的。我们经常说一句话:等闲识得春风面。你把春风拿来让我认一认。你认不得?你拿肉眼看不见。但是,你识得它,是吧?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我出去以后,人家不认得。但是一听,哦,你是讲《黄帝内经》的那个人。这叫什么?他识得我。这种识是什么?是在一个更高层次上的了解。

大家现在问题就是认字不识字。写出一个汉字,认得不?认得。啥意思?就开始挠耳朵 包括我们经常说贫穷。我说你是贫还是穷?我们现在一说人没钱,叫什么?说人叫穷人。这贫和穷完全不一样,是吧?贫是什么意思?一贫如洗、家徒四壁,这是没钱。穷人什么意思?穷途末路,走投无路,是吧?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啊。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是走投无路的意思。可是,我们现在汉字胡乱用。我们现在把没钱说成是穷人。其实是走投无路叫穷人。是吧?如果你不了解他的意思,就是什么?穷寇莫追,什么意思?没钱的敌人别追。走投无路的人不要把人逼急了。围三缺一,给人有出路。是吧?否则的话,人家狗急跳墙要反咬一口,跟你拼命呢。

所以,我们现在说的话,古人要是活着现在、看着这些,能气死。我们真都是披着一张中国人的皮,是吧?但是内心的那些东西根本没有。因为,如果我们修炼到了高级层次的话,可以不借助文字去传道。但是,我们没修炼到这个时候,怎么办呢?只能踏踏实实地去认字识字。所以我写出一本书叫《字里藏医》。大家先从识字入手。我们讲《黄帝内经》,逐字逐句的讲。就是说,起码在我们这个层面上,先解读一下古人的意思。古人的意思匪夷所思。 我们现在活得浅薄、粗、鄙、糙,然后理解不了古人的那种深刻。所以,学道家、学中医,我说,咱们先拿本书,把那里面咱不认得的字,查查字典搞清楚它是发什么音?它啥意思?然后呢,听老师讲,它字的本身的含义,先达到一个认识。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形成了什么呢?形成了我们的“知”。

先做到知其然,比如今儿,我学了个方子。我知道了。我拿去用。为什么?治病嘛。知其然就很不容易了。我爹传我的方子。我靠方子治了好多病,挣了钱,活下来,这已经很不容易了。问题是人有一种好奇心。他老想,为什么能治好病?为什么没治好?活到知其所以然的这个境界,我觉得,就有一种快感。就是一种探索未知、与天地沟通、与古人沟通的那种快感。

所以,如果学中医只活在这个层面上,姑且称之为儒医。儒医什么特点?很多人夸,你真儒雅。我说,你这是骂我是吧?什么叫儒医?我说的不是正经的儒,正经的儒医像王阳明那种人,他也要修身的。我说的是诸葛亮骂的那种腐儒,是吧? 寻章摘句,皓首穷经。笔下虽有千言,胸中实无一策。一说起话都是排比句。被人问:到底这个水半夏、清半夏有什么区别啊?然后就该给你查资料了。他就活在这个层次上。他没有知其所以然。

其次,我经常说要恢复“知觉”。 早上吃早饭的时候,我一看,边儿上有人一杯牛奶、俩煮鸡蛋吃下去。得,这新的一天就这么开始了。我特别想问一句,他们这么吃进去舒服吗?第一,他们不知道,或者他们那个邪知。他们认为这就是补蛋白、补钙啊。他们这么吃,关键的问题:他吃进去以后,舒不舒服,他不知道。你看啊,动物人家活得也挺高兴,挺愉快的。人家也不停的繁衍后代,存活在这个世界上。人家靠什么吃饭?人家靠什么吃药?你看你们家狗吃东西前,先干什么?先闻一闻。 香就是添阳气的。先唤起你的魂儿。你再往里面吃,是魄的事。我们现在吃任何东西“有味儿没气”。尝一尝有味儿,但是闻一闻香不香?没有。而且经过冰箱冷冻啊,这些乱七八糟的,真的把它那个气呀完全消灭掉了,或者它给你加邪气。就用……你看什么香辣蟹、什么麻辣香锅、什么水煮鱼,全加乱七八糟这些东西。那厨房进去,你看那种添加剂呀,它都加的有邪味儿。

所以,我在临床里面看的很多病人,第一,先教他正确的知识,然后要他恢复“觉”。“觉”是个什么东西?我们经常说“感觉”,“感”的层次,其实要比“觉”高得多。“觉”是基本的,从现代医学来讲,就是“神经和脊髓的反射”。你比如说,这儿倒杯开水。我一碰,哎,我觉得烫,我就把手收回来了,这叫“有觉”。手放在这都烤熟了,然后一看见,哎哟,我这个手烧坏了,这叫“无觉”。喝点凉水胃就不舒服,吃了点冷饮胃就难受,这叫“有觉”。可是,我们现在很多胃病特别重的人,吃嘛嘛香,吃什么都没事。我有一个铁胃。这种人更可怕。而且,这种人查出来的病都是很重的病。相反,经过一些调理以后呢,他们慢慢觉得:原来,吃……你比如吃水果这事,我原来一直在讲,要应季,要当地。因为水果本身就一种酶……它来破坏我们的那个口腔黏膜和胃的黏膜。所以,你吃水果不合适。你会觉得难受。但是,现在人呢?吃一次不合适,不停地吃,吃吃吃,最后不难受了,不难受不是好了,是“无觉”了。包括,你受伤以后,拿冰块去敷住了,它不是好了,它是“无觉”了。

“感”和“觉”的区别,再举一个例子。 我们平常说:摸着老婆的手,好像左手摸右手。是吧?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什么意思?摸着老婆的手有“觉”呀,是触觉。但是呀,没有当年搞对象那个“嘣嘣嘣”的那个心动。这叫有“觉”无“感”。所以,我培养学生呢,第一,让他们恢复“觉”。怎么让他们恢复“觉”呢?我是通过让他们学“茶”。我们学“茶道”课,大家记住:我们现在中国很多叫什么茶艺课,或者茶技课,是吧?拿一杯水,什么苏秦背剑,是吧?犀牛望月,搞那些,真是……我觉得真是下三滥的东西。我让他们……我请非常好的老师教他们体会喝茶。首先,同样的茶,同样的水,同样的杯子,不同人泡,喝出来味道不一样。大家开始都不信。这有什么?都是水嘛。一喝出来,不信。哪知道,而且带着病气的人泡出来的茶,它带着一种很邪恶的味儿。我有一个乳腺癌的病人,她泡茶以后,让大家尝。结果,我们那个茶叶老师喝完就吐了,还是这种水泡完跟墩布那水一样。学完这个茶艺课以后呢,大家对“觉”的那种感觉逐渐地恢复了。

我们还有烹饪课。烹饪课就告诉你:同样的材料,是吧?同样的程序,不同的人炒出来不一样,同样的人、不同心情下炒出来,味道不一样。这是中国人跟天地交流的基本的条件。你这方面感觉都很迟钝。你再往后边说,都不大可能。其实,“觉”呢,是一个魄力。魂和魄的区别呢,就在这儿。 我们上大学做过青蛙实验。把那个青蛙脑子给搅坏了以后,青蛙死了吧。往青蛙肚脐上贴一块硫酸片,那青蛙的腿过来啪啦啪啦。它烫。它烧。那人已经死了。不是人已经死了。青蛙已经死了。为什么还有这反应?魂没了,魄还在。

我有一个法国的大使馆的学生。他以前就是打篮球呀。篮球啪地砸脸上了,他才反应过来,拿手去接。j练完那个站桩,就是练完那个太极拳以后,他说,我眼镜再没坏过。这是种本能的反应。换句话说,一股邪风吹进来,你魄力好的话,你那个腠里,马上啪就闭上了。它进不来了。你如果魄力差。它都灌进去了,都在里面游走了。你还没反应。所以,我们通过这个训练呢,让他那个魄力恢复。

让他怎么训练他的“感”呢?这其实涉及到了道家修身的问题。“感”其实是一个回神。怎么回神呢?就“独立守神”。所以,我的学生都要去练内家拳,去站桩。我不强调静坐。因为,我坚定的认为,如果没有师父的护持,和有人指引,静坐的人很多会出偏。而且,我知道,有很多个性很病态的人,他去练功,然后更加重了他的病态。所以,这个邪人信正法,能把这个正法都闹邪了。而且,我认为,如果一个身体,他的身体的疾病不调好的话,他所有的念头和情绪都是白费。但是,我们现在不调这个身体,上来就要入道求佛。上午拜了师父,下午就要得道。本身就有病,是吧?所以,这种站桩的训练呢,《黄帝内经》讲了:“上古之人……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这种貌似傻呆呆地在那儿站着。他们会发现,开始对自己有知觉了。不但知觉,感觉在恢复,就觉着身上有点地方在热,有点地方在冒凉气,有点地方在动,这其实是个运。大家都在动,很少能运。所以,通过这个站桩的训练,至少,我们会让他的手变得很温暖,很润。所以,他这个气脉疏通以后,就会感。

这个感是很神奇的。这个感是穿越时空的,是可以跟前世、未来和古人沟通的。而且,他神奇到让你觉得都不可思议。有时候,你在脑袋里边就会出现一些声音,或者画面,这稍微偏了一偏了啊。举个最简单例子:就是我从上班到办公室的路上。走到这,走到半截,我突然想起我一个多年不见的一个病人,这个人不知道怎么样了?我一进办公室,那个人就坐那儿。啊,我学生说,你是不是看见他了,看见他的车了?没有,就完全是一种感觉。这种感,修炼好了以后,你再认字看古书的时候,你能看到背后的两个字:吃人。这个就不好说了。还有就是,病人往哪一坐,“哎哟,你的膝盖太凉了。”“哦,你怎么知道?”如果在“觉”的层次上,你必须要摸他你才知道他凉。那么,在“感”的层次上,他在那儿坐着你就知道。而且有的人,你看一眼你就讨厌,就不想跟他多说话,就离他远远的,是吧?而且这种神气强大以后,一些邪恶的人看你他就躲。原来他会往你身上扑,坑你一下,绊你一下。等你那个神气足以后了,他看你,他闹不动你,他就往出跑,而且呢,跟你这个气呀,频率呀接近的人,慢慢的会聚。所以,这种感呢是妙不可言。

我们经常讲一句话叫“惟妙惟肖”。形似叫肖。我们经常画个像,肖像啊,神似叫妙。可是,我们现在就长的一个中国的样。我们不是不肖子孙。我们是肖子孙。但是,我们都是不妙子孙。因为,我们那个神的状态,跟主人差的太远。
大道至简。还是那句话,诚心、正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