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拳知天命,拳中悟天地:《逝去的武林》节选

古人传下来的内家拳,比如太极、形意、八卦,不仅强身,还能化性。徒弟问师父,我练到哪一步就算是入门了。师父说:性格变了就算入门了。思想意识跟身体是相互影响的。不把性格“化”掉,拳也上不了层次。古人的东西,其实都是化性。弹琴、书法、围棋、拳,由艺可以入道,由拳也可以入道。什么道?道法自然。比如太极拳,就是要把阴阳悟透,达到太极圆融的境界。

打拳到一定阶段,会觉得自己渺小。人在高山大海前也会自感渺小,油然而生敬畏之心。高峰坠石、浪遏飞舟——这种天地间的惊人之举,在拳中都有。大自然里有的,拳里都有——这是真话。王羲之是书圣,他说自然里有的书法里都有,圣人是这样见识的,我们凡人也能体会出一点点。书法写在纸上,是有迹可循的,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无迹可循的拳?这不是玄谈,是最基本的拳理,是我们的起点。

打拳前要先站桩,要点是“学虫子”,冬天虫子钻进地里死了一般,等到了春季,土里生机一起,虫子就又活了。站桩要站出这份生机,如虫子复苏般萌动,身上就有了精力。站桩有无穷益处,是练功。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还虚。气不是呼吸的气,比如男人的英姿潇洒、女人的妩媚亮丽,就是气的作用,所谓生机勃勃。

学拳不是招摇生事。你凶,我怂,你怂,我比你还怂。勇气和本领要报效国家,对于私人恩怨,摆出一副窝窝囊囊的样子,最好。比如练形意拳的钻拳,钻拳属水,水处卑下,往下流,人的性格会变得沉稳谦和,皮肤质地都会改善,声音悦耳,心思也会变得缜密。以前老辈拳师不识字,可气质高雅,有涵养,因为内家拳不但改造人体还改造心志。

拳法里出功夫的都是基本功,要吃苦。作人最基本的是诚信,谦和,要忍耐。老要颠狂少要稳,老年人死盯着规矩,小辈人就很难做了,所以老人要豁达点、随便点,小辈人可一定要守礼仪,如此才能和睦,传承才能延续。

人品与拳法是相辅相成的。师父一次给徒弟讲拳,心中思索着什么失了神。徒弟想试师父的功夫突然一拳打来。师父胡乱一拨弄便将他按爬下了。徒弟爬起来非常高兴,觉得试出了师父的真功夫。师父却从此不教他了,对外说“某某已经超过我了”。其实便是将他逐出师门。师徒间要坦诚相见,当倾心相授时,却还抱着“偷学点什么”的心态,有了武功将做下不可收拾的事,教他反而是害他。

练拳要养成“上虚下实”的习惯,上身永远松快不着力,功力蕴藏在下身。上身如天,下身如地,这就符合自然。电视里练拳击的外国人,上半身太过紧张,该虚的地方实了,在中医讲,就是病态。而功夫要出在腿上,符合自然,所以不伤身不劳神。也别把“上虚下实”理解偏了,站桩时刻意地把全身重量压在两条腿上,便不对了。“实”是充实有内涵,不是死硬。

世上永远是强者影响弱者,交战步法的原理也如此。你的步法强了,能影响别人,别人不自觉地一学你,就败了。模仿是人的天性,养狗的人像自己的狗,养猫的人像自己的猫,张三总和李四聊天,最后张三脸上出现了李四的表情,李四带上了张三的小动作,都是不自觉地模仿。比武时,情急之下,人的精神动作都更容易失控,一受惊,就模仿对手了。

电视里猎豹追羚羊,猎豹受羚羊影响,随着羚羊的步子跑了,便永远追不上了。比武时容易脑子迷了,受对手控制了。就看你能不能让别人模仿你了,练拳要有自己一套,不去希罕别人。强,指的是能有自己的节奏,这种节奏不是跳舞般外露,而是潜在的。这种潜在的节奏,是从呼吸里出来的,要以步法练呼吸。

如果得师父的东西容易,那自己有东西就难了。其实这也是阴阳之理。

浑圆桩,就是两脚平行站立,双手胸前一抱。徒弟往往一站就一两个小时,双手一抱就太过简单,以至于不知该在身体哪个部位拿劲。师父说了一句非常奇怪的话:“你抱过女人没有?”但是这句令人大窘的话却使徒弟有所感悟,浑身一松,师父说“对了”。这个“抱”字,不是两条胳膊使劲,而是抱进怀里,整个身体都要迎上去。这是对站桩“拿劲”的比喻,拿住这个劲,一站就能滋养人。

徒弟难以克服比武时的心神慌乱,听到佛法中有“定力”之说,就向师父问起,师父说:“定力就是修养”。练武先要神闲气定,能够心安,智慧自然升起,练拳贵在一个“灵”字,拳要越来越灵,心也要越来越灵。练功时不能有一丝的杀气,搏击的技能是临敌时自然勃发,造作杀心去练拳,人容易陷于愚昧。

练拳的人喜欢看别人打拳,不见得在琢磨,如同写书法的人喜欢看别人写字,即便是看小孩写字,见笔墨行在纸上,也觉得是一种享受。

太极如摸鱼。要如手探到水里般,慢慢而移,太极推手正如摸鱼般要用手‘听’,练拳时也要有水中摸鱼的劲,有这么一点意念,就能练出功夫来了。八卦如推磨。除了向前推,还要推出向下的碾劲,八卦掌一迈步要有两股劲,随时转化,明白了这两股劲的道理,就能理解八卦掌的招数为何千变万化。

别人都说,打人如亲嘴,也就是穷追不舍的意思。师父却说,练拳如亲嘴。男女嘴一碰,立刻感觉不同,练拳光练劲不行,身心得起变化,这个“练拳如亲嘴”,把“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还虚”的大道理一下子就说通了。

练拳要注重实际,不为古传歌诀所约束。其实古传歌诀是怎么来的?也不是先有歌诀,而是根据实际来的。学拳之悟,不是悟古歌诀,也不是悟老师的口诀,而是借着歌诀口诀,有了契机,悟出产生歌诀的东西。把握住了根本,自己编两句口诀又算什么难事,大海中溅起点水花而已。能创拳的人才是练出来的人——这不是玩笑话。

“只动不打”是程派八卦的练功口诀,“硬退硬进无遮拦”是形意的古歌诀,还有“练拳要学瞎子走路”的窍门,说瞎子走路身子前后都提着小心,从头到脚都有反应,练拳不是练拳头,而是全身敏感。千说万说,都是一个道理,就看做徒弟的能应上哪句话的口味。

得到一个徒弟很难,人总是这有缺点那有遗憾,但要真得到一个好的,门庭立刻就能兴盛起来。有的时候师徒感情太好了,也不行。规矩越大越能教出徒弟来,人跟人关系一密切,就缺乏一教一学的那种刺激性了。拳不是讲的,要靠刺激,少了这份敏感,就什么都教不出来了。所谓“练武半辈子,一句话教给徒弟”,并没有一句固定的话,指不定哪句话刺激到他,一下就明白了,这就是禅吧?

学拳重要的是身心愉快。武德为什么重要?因为一个人有谦逊之心,他的拳一定能练得很好。一个好勇斗狠的人,往往头脑都比较简单,越来越缺乏灵气,是练不出功夫的。这种人,老师也不会教的,说一句“脑子什么也别想啊”。就什么也不管了。你也没法责问,因为有“内家拳的要领是放松与自然”作幌子。这都是老师不愿教的回避法,说些貌似有理的话,哄得你乐呵呵地走了。

武术的传承是不讲情面的,不是关系越好教得越多,许多拳师连自己儿子都不传的,你的人品,连老师都赞成你,当然会教你了。练武是“孝”字为先,连自己父母都不孝顺的人,没有人会教他,每日要以“忠义礼智信”来衡量自己,忠诚,义气,礼节,智慧,信用。

一个人有了这种内在的修养,心思就会清爽,悟性就高了。老师选徒弟,主要看他的气质是不是清爽,混混沌沌,就说明他心理有许多问题没有解决,或者身体患上了隐疾。眼光没有一点慈悲,只会凶巴巴地瞪人,可能现在打架厉害,但看他将来,无不是患病早亡——徒弟找师父也是这个标准。

练拳如果化不了性子,干着急,这辈子等于白练了。练武的多,化性的少。化性的人里,得点甜头的多,化完化透的少之又少。

人很难体会五脏六腑的,先要在大小便的时候“闭五行”,闭目,咬牙,耳内敛,鼻静气,脑静思。大小便时因为体内有运动,就牵扯上了五脏六腑。对五脏六腑有了体会后,不大小便的时候也就能闭五行了。闭五行好处多,在坐公共汽车时,闲散时间里,都可以闭五行。尤其是在早晨起来时,醒后先不要急于起床,闭一会五行,就是长寿之法。

王献之在写字时,王羲之从后面过来,猛地抓他的笔杆,竟然没有抓动,王羲之就说这个儿子掌握了书道的秘密。书法握笔,若指头在笔杆上使力,反而使不出力量来。手心要像握着一个鸡蛋,下笔时催动这个虚运出来的鸡蛋,字方能力透纸背,如有神助。不是说王献之写字死扣笔杆,几根指头是抵不住王羲之奋力一拔的力量的,而是说王献之手心虚运出一个形,这个形有了实感,手中的笔别人就拉扯不走了。王献之练一只手,我们是练整个人,内家拳是大书法,这个虚运之形,身上曲折成空的地方都要有。

让身体先动起来。好坏先不管,但好坏要知道。我们称孔子为“孔圣人”,他的道理是总括一切学问的,“慎独”二字是孔子死后,他的重孙子思披露出来的,叫“孔门心法”。练拳要慎独,要像看戏一样看自己的缓急、得失、偏正、冷暖,但不要马上纠正,要像一个观众,不管戏好戏坏,总得由着演员把戏演完。练拳等于演大戏,高明的戏子在演戏时,就明白自己的好坏了——要学会这个,这是练拳时的用心之法。此时要身心分离,心把身子放出去。

书法要空抡,在下笔前,要有不落在纸上的动作。如写一个小字,空抡时大横大撇,是写大字的规模,只不过落在纸上的是一个小字——这是“字大于形”。练拳时一掌劈出,不能仅止于掌上,要力所能及地放出去,这是“意大于形”。而慎独的练法,要身心分离,将意缩成最小,君王退位,百姓自理,让身体自己成方成圆,如特务跟梢,不能惊扰了目标。

诗人观风景会有名句自然涌上心头,其实人与风景之间没联系,无直接作用,但人可以感悟风景。内家拳是天成的一片风景,要体察它,不能练它。拳是我练出来的——错,拳是碰到的,冷不丁发现的,意外相逢的,而且永远天外有天。

十年寒窗出一个读书人,七代出一个贵族,三百年出一个戏子。大戏子被称为“妖精”,的确如此,能惊天动地,能颠倒众生。他有绝顶聪明,一个意象很快就抓住,看到什么,想到什么,身上就有什么——这便是习武的资质了。师父收徒弟,要在天才戏子中再挑选,也没办法。宁缺毋滥,得一个好徒弟,真是祖师爷显灵了,不衰你这一脉。

通过练拳,渐渐地就感知天命了,风水相术不用刻意去学,自己想想,就能明白个大概。内家拳进入了高功夫,必定慈眉善目。什么是慈悲?这个人感知了天命,思维和常人拉开了距离。什么是悟性?悟性就是感天感地,把天地间的东西贯通在自己身上。

内家拳到了高级阶段,没有具体功法了,都是谈天说地。师父不识字,生活范围窄,但一谈起拳来,也是天南地北的,令人感到很奇怪,他怎么知道的?但他就是知道了。拳不是人教的,是天教的。师父下象棋总能赢,别人说是算路深,其实一步都不算,全是想当然,这是练拳得来的益处。

要练功,不要练拳。徒弟告别师父,说怕以后忙起来没有时间练拳了,而且所住的群居环境练拳多有不便。师父嘱咐他:“你要学会在脑子里练拳,得闲时稍一比划,功夫就上身了。”

(文/逝去的武林 编/哇中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