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苓峰听老师讲经(36):“退步是夯实、蓄势,进步是试验、用势。进步是春生夏长,退步是秋收冬藏。”

每天练太极前,得先把师父给的拳经默读几遍,这能把自己的意摄受住,若没读经,打拳时容易走神,散乱。读经是头,练拳是身,练完拳收功是尾,相当于谷物归仓。头尾俱全才圆满。就好像上课前先全体起立向老师鞠躬、问好,敬意就借此生起来了,课上就容易集中、有所得。下课也要起立鞠躬问好,有始有终。

福由心造。就算一个乞丐,也会把自己仅有的几毛钱,捐给一个比自己更弱更穷的人。这区区几毛钱的福德可真是大,比有钱人捐献金山银山都更大。就算你什么都没有,也还可以说好话、给笑脸,你给别人的就是一丝欣慰。其实这也是“无畏布施”,笑脸让人免于愁苦,放开心胸。尤其碰到逆境中人,善意启发他生出信心,即兼具无畏布施与法布施。无畏布施得健康,法布施得智慧。

地球并不孤独,人类也并不特殊。确实有外星人,他们也时常造访地球。飞碟之类的时常被人类看到。他们来往地球需要飞行器,可见是人道。若是天道,不需借助机器。他们科技比地球高很多,所以他们能来,我们不能去。但既是人道,就免不了贪嗔痴慢,也当然有诚敬慈悲。地球人有什么,他们也有什么。好莱坞的大导演已反复用电影让我们习惯了这个场景。这些大导演不是普通人。

老师教太极拳时说,一切运动皆是圆运动。其实一切进步皆是螺旋上升。进2步退1步,再进2步退1步。退步是夯实、蓄势,进步是试验、用势。进步是春生夏长,退步是秋收冬藏。练拳的过程“一时清来一时迷”。清时是用势,迷时是蓄势。没蓄势就没用势。没有迷也就没有清。转烦恼成菩提,没烦恼哪来菩提。迷跟悟,烦恼跟菩提,是一不是二。

小孩子有个心理特点:将妈妈和自己视为一体,并由此形成了一个逻辑——妈妈对我好,说明我好;妈妈对我不好,说明我坏。而且他一开始几乎没能力影响妈妈的,只能期待妈妈的做法发生改变。于是,他期望通过改造妈妈来改变自己的境遇。这就产生了执着。执着于某个人,如父母或伴侣。与这个人拼命纠缠,互相抱怨,彼此伤害,伤痕累累仍不肯放下。其实是不敢放下。

净空法师讲,成佛前的最后一个阶段,是修不起心、不动念。在这个阶段,习气起来了,不能对它用力,一用力,你就堕落了。让习气自己来,自己走,不追求、不理会,慢慢它就消散了。这叫恒顺自然。听着这些词语,这个状态,忽然发现,这跟太极拳的心法竟神似。

有一种病叫业障病,造作恶业引起的病。杀,引起肝病,眼病。盗,引起肺病,鼻病。淫,引起肾病,耳病。妄,乱说话,引起脾病,舌病。饮酒,引起心脏病,口病。若真心忏悔,后不再造,病就会有好转。另外一种,修行得好,但也犯病,是好事。本来恶业会堕地狱,因为修行,轻报了,得病就行,表示恶业要报尽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无事。”说的不是多和少,有或无,说的是随缘。若攀缘,则虽身无事而心中仍有思虑。若随缘,则即使很多事上身,心中也松静。

太极老师说,不要刻苦练拳。有氧运动是养生的,无氧运动是伤身的,对抗和竞技类运动一般是无氧运动,顶尖运动员里早逝的不少。太极是有氧运动,但不少太极高手也活得不长。任何运动,如过了自己体能极限,想要“坚持一下”的,就进入了无氧运动,就过犹不及了。标准是,七分饱,出微汗就收。

天下宗教本一家,看不同的宗教,就像看自己手掌上的手指,从上看到的五根指尖,各是各的、独立,往下看,粗了一点,还是五根手指,各是各的,再继续往下看,一直看到手指的根本,连到手掌,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同一源头,一家人。证严上人一次请一个医生来做慈济医院院长,医生说,你是佛教但我信基督教,你不担忧吗。证严说,我只担忧你对自己的宗教信仰得不够虔诚。

太极的核心是阴阳,太极拳实际上含两套拳,走形和走意,只有形没有意不是太极拳,没装酒的空瓶子,没价值。虽然先学形后学意,先造瓶子后酿酒,但意要带着形走,意和形要合,然后是“只见意,不见形”的境界。形好掌握,有标准;意难掌握,不同的人差别很大,有的是二锅头,有的是陈酿茅台。

太极拳练的不是力量,而是能量。你力量再大,总会遇到比你更大的力量。一个100斤的人,是按不住一条20斤重的鱼的,鱼用的就是能量。一颗小小的豆芽,无力量可言,在土壤里膨胀,顶着压在头上的石头,破土而出,这就是能量,生命的能量。既然练太极是“用意不用力”,其实是没练到“力”的。身体里的能量是被“意”练就的。

太极拳的要领是“松”。其实做很多事都要松。演小品要松。赵本山是最松的。一个“松”的人说话才可能好笑。演电影要松。葛优尤其松,姜文也松。做产品经理也要松。才能出“傻瓜”体验。才不会先自虐再虐用户。我们码字也要松。写出来的东西才自然,能沁润心田,而且不累。在嘈杂压力下能松,要真功夫。

(文/程苓峰 编/哇中医)

Leave a Reply